当前位置:首页 -> 文化交流 -> 文艺品鉴 -> 文章诗词
文章诗词
    打印本文】 【关闭窗口
一位日耳曼贵族女子的情缘
---怀念我的婶婶安妮.玛丽.杨
发布时间:2013年10月23日 来源:大石桥市瑞典侨眷 杨大林

  2001年元旦12点,中央电视台播放了世界华侨对新世纪的展望,其中就有瑞典华侨代表杨艾南先生一段热情洋溢的讲话,十分引人瞩目!当然,我更为激动,因为杨艾南是我的堂兄。

  此前,四川日报以“斯德哥尔摩奇遇”为题,大幅版面发表了记者在瑞典首都会见杨艾南的情景。这篇报道中说,如今杨艾南在瑞典已拥有七个经济实体,在波罗的海岸边还有别墅和游艇。像他这样拥有亿万克朗的人,即使在最富裕的国家里,也是上流社会水平了。几十年过去,杨艾南仍然魂系生他养他的那块川西土地,念念不忘自己的中国根。抚今忆昔,杨艾南之所以有此成就,这与他的父亲杨茂修,母亲安妮?玛丽的教育培养分不开的。

  安妮?玛丽出生在瑞典贵族世家,其高祖父是国王的弟弟,在抗击俄国人的战争中牺牲了,300多年来,其后裔一直享受着国家发给的抚恤金,这个家族散居世界各地,每年都要在瑞都斯德哥尔摩聚会,举行纪念活动,参加者多达数百人,而且多为各国上层人物,所以这个家族在瑞典是很有势力、很有声望的名门望族。安妮?玛丽在这样的家庭中度过了她的童年。17岁时考入法国巴黎大学。在那里,她遇到了知己,中国男儿杨茂修。

  杨艾南的父亲杨茂修即我的四叔,祖籍是峨眉山北麓风光如画、名人辈出的洪雅古城。“五四”运动后,杨茂修就在赴欧美留学的潮流中考取了公费留学,就读巴黎大学的。他原来是北平朝阳大学学生。杨茂修的父亲(即我的祖父杨树)是清末最后一届贡生,因参加康有为发起的“公车上书”而被革职,赋闲在家,遂着意培养子女读书,大儿子杨雨楼考上北京政法大学,三儿子杨敬修(即我的父亲)考上北京大学,四公子杨茂修考上巴黎大学。1921年,杨茂修来到巴大读书,除日常学习外他还酷爱网球与诗歌,他很快会讲一口流利的法语,在一次学校组织的周末舞会上,杨茂修与安妮?玛丽邂逅相遇,一个是风度翩翩的东方男儿,一个是金发蓝眼、温情脉脉的西方少女,两情相悦,经友人介绍,他们相识了,从此彼此感情日增。聪明善良、英俊潇洒的杨茂修,已在安妮?玛丽的心中占有不可替代的位置。由于杨茂修的关系,安妮?玛丽被邀请参加中国留法生同乡会的各种活动,结识了周恩来等许多青年人杰,更多地接触了中国文化。1928年这一对异国恋人终于在朋友们的碰杯声中结为夫妻。

  经过数年的苦读,杨茂修和安妮?玛丽双双获得巴黎大学博士学位,先后回到中国,经过许多周折,终于在朋友介绍下到北大教书。1931年,日本侵占沈阳,国民党政府推行不抵抗政策,直到1936年“学潮”此起彼伏,许多进步教授都暗中支持学生运动,杨茂修夫妇也参加营救被捕学生活动。1937年卢沟桥事变,北平沦陷,北大、清华、南开、复旦迁入内地合并为西南联大。他俩便到联大任教,一个教法语,一个教德语。武汉沦陷后,武汉大学迁到乐山。安妮?玛丽又接受了武大校长聘书,赴任教德文,40年代安妮?玛丽还到华西大学和洪中校教过书,总之安妮?玛丽在中国的二十多年几乎都在大学教书,可谓东西文化交流的使者。

  三、四十年代是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时期,安妮?玛丽和中国人民同呼吸共患难,积极投入到中华民族抗日救亡运动,激发学生爱国思想。她家的保姆之子曾世明就是在她的动员下参军抗日的,行前,她还为他置酒壮行,鼓舞他英勇杀敌。武汉大学义演郭沫若的名剧《孔雀胆》、《虎符》、《棠棣之花》、《霸王别姬》四大历史名剧。她是组织者之一,其收入全部献给抗战事业。在武大时期,她常与黄炎培之子黄方刚教授、经济学家杨端六等人聚会,共商抗日救亡事宜。1943年,冯玉祥将军与郭沫若先生受政治部委托到乐山市为抗日募捐(当时周恩来是政治部主任)。在数千人的大会上,安妮?玛丽毅然捐出一个“金朴满”(即金花瓶)。次日,各报刊纷纷登载此事,一时传为佳话。早在北平时,杨茂修与冯玉祥友谊甚深。这次老友重逢,冯玉祥将军乃亲笔书联赠与安妮?玛丽,其辞,曰:“纪念木兰女,要学秦良玉。”此联,安妮?玛丽回瑞典后一直挂在客厅。安妮玛丽又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奇女子。她熟练地会讲英法德瑞中五国语言,她的绘画主要是印象派的画法,她又会弹一手好钢琴,对肖邦、莫扎特的名曲犹有杰出的表现。

  1951年政务院派人赴蓉调杨茂修去中国驻越南大使馆工作,遗憾杨茂修早已逝世。1952年,安妮?玛丽带子回国的申请得到周恩来总理签字批准。当年十一月她离蓉赴港,会同儿子杨艾南去瑞典。回瑞典后,她担任了瑞中友协瑞典理事、保卫世界和平理事会瑞典理事,长期致力于这两大事业,于1982年仙逝。我曾拟诗一首,概括她老人家一生:

  名满巴大誉华夏,随风漂泊到天涯;

  风流树结风流果,爱情枝开爱情花。

  未名湖畔留倩影,珞珈山下赋诗华;

  神圣抗战多贡献,世界和平纪念她。

  总其一生,既是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使者,又是中国人民最艰苦最苦难抗战时期的忠实朋友。试想,一个外国人为中国人民的抗战事业到处奔走、呼号,后来竟把自己一生的积蓄(金花瓶)捐赠给了抗战事业,这难道不是白求恩、柯棣华式的国际友人吗?当丈夫去世后,她又回到瑞典,长期致力于瑞中友协和保卫世界和平的伟大事业。今年是婶娘逝世30周年,特撰此文以兹怀念。尊敬的四婶,安息吧!你未尽的事业自有你的儿子和侄儿们继承和发扬!

    打印本文】 【关闭窗口
【相关新闻/附件下载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