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-> 文化交流 -> 文艺品鉴 -> 书画摄影
书画摄影
    打印本文】 【关闭窗口
刘景伟:书法是参悟也是坐禅
发布时间:2014年11月28日 来源:抚顺市侨联

李犁

 

  看刘景伟的书法,我想起晋代陆机《文赋》中著名的两句话:“心凛凛已怀霜,志眇眇以临云”。我的老师解释的是:“心灵纯洁如霜雪,志向高远如凌云”。其实两者有因果关系,只有心灵纯洁对艺术怀着敬畏之感,创作上才能实现高远的凌云之志。所以刘景伟书法作品的宁静纯净正是他心灵镜子的映照。他创作的过程,就是把内心的东西往外搬运的过程,从杂草到欲望,直至空下来。这还不够,还要时时修炼自己,从性格到品格,要不断地擦拭,直到把心灵擦拭得发出光亮来,直到映照出书法的灵魂来,于是真正的艺术就产生了。刘景伟创作的整个过程就是从杂芜的矿石里提取金子的过程,就是从缭乱到纯净,从喧嚣到安静,从社会人到自然人,再返身成了自然成了艺术的过程。这就像学禅的人通过修行进入禅境,艺术家也是有禅缘的人,通过修行参悟到艺术的真谛和静修的境界。所以你凝视着刘景伟的作品,会顺着他的书写或疾走或停顿,或大江奔流或细水潺潺。在默读中,心中的块垒得到了化解,沉郁得到了释放。内心充满了明亮舒坦和充实。

  这就是艺术的拯救功能,也是我们艺术创作的意义和价值。我把这看作刘景伟的情怀,也是修为和内功。这反应在他的创作也就是技术上,就是去伪求真,去芜取纯,甩去外型上的羁绊和赘肉,直取书法的精神和本质。简约精炼,超诣飘然,所谓大道至简,正是此也。这里蕴含了中国艺术的最高境界,那就是拙淡空。所以简不是简单,而是以少胜多,寥寥几下却变化无穷。你看他写的王之涣的《登鹳雀楼》、刘禹锡的《陋室铭》、杜牧的《山行》,还有单条幅的“高山流水”、“宁静致远”、“无为”等。少了一般狂草中的龙飞凤舞、盘根错节,而是惜墨如金。别人笔走龙蛇时重墨密线的地方,他省略了笔墨,呈现出空白,他的书法更像是点射和飞翔,他用笔很轻,更着重内功和气韵,他也强调速度,并一气呵成,但是他以简对繁,以轻代重,像白驹过隙,省去了马的身体,只留下了马的影子和灵魂。所以他的书法线条细如游丝,重笔的地方也是干净利索,绝不拖泥带水,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幅幅写意的中国画。书写的外形与诗词的内容和意境极其地搭配,并互相印证和深化。所以他的书法是连贯的连续的,单幅是一个段落,放到一起,又构成了大整体,像系列剧一样,中间有起有伏,有超拔也有沉入。仿佛一件编织的毛衣,抽掉一笔一墨整个就散了塌了。这就是境界,技术的境界,内容的境界,整体的不可分的境界。

  所以,刘景伟书法的宗旨就是超凡脱俗,这颇似司空图的《二十四诗品》,它的主旨就是“名应不朽轻仙骨,理到忘机近佛心”。仙与佛都是拒绝凡尘清净神明的,这也是中国艺术的核心。但是我觉得最接近刘景伟书法品质的其中两品,即超诣和冲淡。超诣不用多解释,但要做到冲淡,就需要有内外功的努力,这说明冲淡不是随性而为。这符合刘景伟创作时候的状态、心态和艺术的境界。冲淡用白话译过来就是:“艺术饱含着自然的气势,像伴随幽独的白鹤一起高飞。这境界像和煦的春风,轻轻抚摸着你的素衣,又好像响动的翠竹,柔声呼唤你同归故里。”这将是艺术风格和意境形象化,类似现在读图时代的视觉化。这里的关键词就是素雅和恬淡,素雅必有人的修为,恬淡是顺其自然,它们的核心又是禅,就是蜕去世俗的肉身,让心灵虚静,让灵魂飞升,这是刘景伟欲去的方向,也是他的艺术作品的品格和境地。

 

  刘景伟简介: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、辽宁省职工书法协会评委、中国石油股份有限公司书法协会会员、辽宁省侨联书法家协会会员、抚顺市侨联书画协会会长。

 

 

    打印本文】 【关闭窗口
【相关新闻/附件下载】